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人脸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一众登山客在杨敦祥柔州森林局向登山客征收150令吉登山准证申请费,以及蒲莱山3年内爆发3次鼠尿病,疑导致登山客却步,游客减少,蒲莱山旅游业及消费力猛挫70%,熟食业者兴叹生意惨淡。

    今早8时,民主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及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率领记者在蒲莱山巡视,并召开记者发表看法。

    不愿具名的业者指出,每个周末清晨6时开始,登山客的车辆陆续停放在山脚下,停车场近乎爆满,直到早上9时交通状况转好,惟5月份爆发鼠尿病后,人潮明显锐减,加上本月15日起登山客必须申请登山准证,导致登山人数锐减70%,生意难做。

    山洪爆发关闭15年

    登山客也向记者大吐苦水,今日原本开心登山,眼见快要攻顶,却因未能出示登山准证给森林局官员,而被对方怒斥,令人扫兴。

    早年,蒲莱山因山洪爆发被迫关闭15年,但民众依然登山。2015年9月爆发鼠尿病,查探感染源头来自蒲莱山,当局于是宣布无限期封山灭鼠,直到去年9月6日重开。

    州政府也耗资70万令吉改善基础设施,包括建设凉亭、厕所、植树和检测山区情况的警报系统等。 

    今年4月蒲莱山瀑布区再成为鼠尿病感染源头,夺走一条人命,当局再次封山至6月15日。

    本月初,掌管柔佛州卫生、环境、教育与新闻事务的行政议员拿督阿育拉末宣布,柔州境内8个森林休闲区,包括丰盛港雅弄山休闲森林、居銮布鲁木山休闲森林、古来埔莱山休闲森林2、古来蒲莱山休闲森林、峇株巴辖苏雅柏达那休闲森林、哥打丁宜班底山休闲森林、昔加末双溪班当休闲森林及昔加末塔卡美罗休闲森林,必须在登山前两周,向森林局申请登山准证,并缴付最少150令吉费用,从本月15日起措施开始生效。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昨早已有11名登山客出示登山准证,森林局官员解释申请步骤和费用。蒲莱山入口处的凉亭也张贴登山准证的告示、费用及法令。

    张念群建议每人收3至5元

    张念群表示,登山客须在登蒲莱山的前两周,前往位于新山的柔州森林局申请登山准证,费用为150令吉(15人以下),而且需时办理,当天未必能领证,以致须走两趟才能办妥,而国外旅客若计划来蒲莱山半日游,岂非要白跑?她建议开放网上登记申请准证。

    她说,150令吉高额收费会令公众却步,不解当局如何计算。

    她质问,森林局把去年70万令吉改善基设费转嫁到登山客身上?一年至少5万人登山,若根据15人以下申请费为150令吉申来计算,一年至少可获50万令吉的收入,这些钱究竟如何使用?

    她建议改为每人收取3至5令吉的登山费,森林局应清楚向公众交代费用去处及计算方式。

    她说,青体部积极推广“强健大马”提倡运动之际,森林局却要求登山准证,阻民登山,令人费解。她会针对蒲莱山收费、砍伐及采石矿课题在国会提呈,要求天然资源及环境部关注。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周六早上7时许,驶入蒲莱山的车辆异常少,显得空荡荡;往日轿车则是停满两侧街道。

    杨敦祥:人民不是摇钱树

    杨敦祥指出,蒲莱山沿路皆是柏油路,而且登山活动未必需要扎营过夜,150令吉登山准证费过高,不合逻辑。

    他认为,有关当局不应把人民当“摇钱树”,国家经济放缓,还要诸多限制,建议州政府暂缓登山准证措施。

    1小时花150元太贵——62岁除虫害业者·丘永兴

    我热爱登山运动,平均每月至少都到蒲莱山一次。

    在雪兰莪州及森美兰州登山,分别需缴付5令吉和2令吉的费用,包括停车费及使用厕所冲凉,当地森林局官员在山脚下设立柜台,让登山客登记,申请程序简单,同时也必须呈报塑料袋数量,以免破坏生态环境。

    蒲莱山的停车费就已征收3令吉,如今还要执行全新的登山收费制,对我而言,登山1小时的脚程每次要缴付150令吉,实在太昂贵了,若森林局强硬实施,以后我也不会再到蒲莱山。

    登山准证及鼠尿病影响 蒲莱山旅游业暴跌70%

    收费犹如赶客——56岁电脑业者·黄悦春

    蒲莱山不足1000公尺高,2013年宽柔百年校庆活动时,校友们一家大小组团到蒲莱山登山,非常热闹,如今要征收150令吉,不合理,登山客或民众主要是休闲,没从事商业活动,不明为何要收费,这犹如赶走登山客。

    不少登山客登蒲莱山,是为前往沙巴神山预先做特训,锻炼气魄及体力,而目前仅有居銮南峇山及古来蒲莱山适合公众登山,不希望当局采取登山证收费制。

    官员扬言控告我——67岁退休人士·列炳球

    上周五(14日)我一如以往来蒲莱山,岂料下山时遭一名年约30岁、身穿短裤、自称是森林局官员的男子怒斥,更扬言要把我控上法庭罚款1万令吉,当时我不知所措,便向对方解释埔莱山没有放置明确告示牌哪一个区属开放给公众,哪区须取得登山准证,结果官员继续骂,后来我致歉才平息风波。

    我也是G7登山成员,常到霹雳州、吉兰丹州等挑战高峰攀爬运动,所以必须先背着15公斤重的背包到蒲莱山训练体魄,一个人登山需付150令吉,费用贵得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