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亮眼论文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抗争者——「香港人製造」其中两名成员有份製作抗争者1:6模型,望以自己兴趣记录时代。(黄志东摄)「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像真度高——团队力求模型像真度高,拍摄出来的效果恍如抗争者身处现场。(黄志东摄)「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一丝不苟——团队花上约两个多月蒐集及加工配件,细节位一丝不苟,其中路牌盾牌为全手工製。(黄志东摄)「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人仔」上街 记录时代

    「即使很害怕,这些人仔一定要在街上,『经历』现场!」「香港人製造」负责人说。刚过去的星期日,几个1:6模型「参与」维园集会,引来大批市民留影不停。就修订《逃犯条例》引起连月风波,一班模型爱好者製作像真度极高的抗争者作品,决定在城内流动展出。社会持续动荡激发不同类型的创作,也可视为历史纪录的一种,玩具模型也记载了时代。

    身穿黄色雨衣,面戴N95口罩,背包上有灰尘,此批1:6模型几可乱真,原来只有约前臂之大。创作人之一阿C(化名)说:「好多人看照片以为它们只有手指尾的小,才不是啦。」谈起模型,阿C滔滔不绝。1:6其实是常见的模型尺寸标準,简单来说真人身高180厘米为例,公仔则约30厘米。他玩模型已有8年,本来醉心製作军士模型,军装外套、军靴、子弹、步枪模型配件都难不倒他。他笑笑说:「我只识这些东西呢。」

    1:6模型像真度高 衫仔「起毛粒」

    自6月9日大游行揭开「反送中」运动序幕,阿C与其他模型爱好者好友一直关注事态,不时参与游行。事态发展速度远超他们想像,他指多次冲突中警方涉嫌使用过分武力,政府却未有回应任何诉求,眼见社会氛围低迷:「我是人,都有感觉嘅。」对他而言,游行是一个方法,还有什幺可以做呢?与其他模友商量后,决定回归最喜欢的事情——1:6模型。团队望为香港人打气,并以个人兴趣「见证香港人的无畏无惧,留下历史印记」。

    砌1:6模型首先要蒐集材料,市面有模型塑体(公仔身躯)、手手脚脚及头部供分开购买,亦有亚洲面孔、欧美面孔等。当然不少得衣服,阿C说有圈内热心店家生产「香港加油」Tee、黄色雨衣等模型配件,供人为自己的模型换上,他们随即购入。「其实每一件小配件都要加工,包括件衫仔要弄到『起毛粒』,用石头细细力磨啰。背包上的灰尘是用乾擦颜料的方法製成。」1:6模型要求像真度,加工时必须细緻。例如模型场景中的铁马,本来看起来是「一嚿灰色的胶」,慢慢上色才达到金属效果。

    製作不同装备 见武力不对等

    从製作不同装备,团队看到运动的变化,会希望社会不要错误标籤抗争者。阿C认为由此可见不对等的武力使用:「示威者常常被在位者妖魔化,甚至标籤他们为暴徒。我们想展示出来,从他们的装备可见,手上可能只有一支水或雪糕桶。面对的是大量化学的催泪弹,甚至各式子弹,各样武器。」近日有淘宝集运商透露,头盔、口罩、对讲机、护甲等不能寄到香港,有出售防毒面具的商店亦曾表示受压。看看4件抗争者模型,当中3个戴上模仿N95口罩,上面还印有细小的使用警告。N95口罩主要用以隔离非油颗粒,N系列对上还有R、P级防具。早前北京受雾霾影响、韩国爆发MERS等,当地不少民众亦佩戴N95口罩保护呼吸系统,较为常见。另外一个模型公仔为记者造型,面部防备与其他不同,阿C解释,是给它戴上了军用模型使用的军事防毒面具配件。他认为记者须记录现场大小事,经常处于危险:「他们永远要企最前,催泪弹会中先,全因为了记录及直播。」

    元朗袭击阴霾不散 害怕公开展示

    「整体而言,其实我们没有分什幺人是什幺造型,只是留意现场的人会穿什幺,顺应环境创作出来。」言谈间阿C强调不分派别,似乎担心创作中呈现的符号或引起过度解读。其忧虑并非首见,运动连日来于主要消息平台连登亦曾有文章以符号学(semiology)概念,呼吁在机场集会「勿穿黑衣」等策略,尽量去符号化。黑衫、猪嘴面罩、 工人头盔等于公众、媒体而言,已成为抗争者的符号。符号的意涵也可以是一番互相争夺的过程,将这些符号连上暴力并等同,可以是顺应官方「止暴制乱」的打压逻辑,然而,黑衣符号同时亦滋润了反送中阵营,带出团结及支援等意义。

    模型做出来了,模型迷的习惯是把它带上街到处抓拍,务求尽收「被看」之效,「经过元朗7‧21白衣人袭击市民,令我们感到如果带这些模型出街影相会危险。但有危险都要站出来吧!」製作团队本月初大致完成作品,也希望带到街上拍摄,因为「这样才够真实」,然而元朗袭击阴霾不散。加上8月示威活动大多分散各区,团队一直未能决定将模型公开亮相的地方。直至8‧11发生少女右眼受伤事件,他们难忍悲痛,认为要出多一分力发声。就在8‧18民阵举行维园集会,他们决定首度「展出」模型及拍照。

    「神奇」香港人 举伞护公仔

    「一开始都有想过如果拎模型出来拍照,会不会被人笑,咁大个人还玩玩具,好『毒』啊。原来大家都好支持,在我们身边讲加油。」阿C当天负责拍照,为令它们看起来「活现」,构图跟模型须合乎比例,即是他要跪着及趴在地上拍。他坦言拍了两小时亦不觉得痛,直至拍完双膝都发红。当天集会开始不久便下起大雨,阿C忆述当团队手忙脚乱地收拾作品,集会人士随即递上雨伞。「人们说『不要让公仔弄湿,快点遮住』。」他顿了一顿:「好神奇啊,香港人。」阿C言语间满有热情,他认为玩具亦有灵魂:「好多人会觉得这些『玩具』没有什幺大不了。是的。但做了那幺多年模型,我很明白,一件object(物件)有没有灵魂,其实要看创作者放了几多心机,有多想表达此件事呢?」模型虽小,却散发着信念与坚持。团队会视乎情况继续带模型出来流动展出。本周再次发生因政见不同而袭击伤人事件,将军澳3名男女复修「连侬墙」时被斩。阿C坦言心有恐惧,但属于现场的作品,便在现场见。

    (「香港人製造」专页http://www.facebook.com/MIHK818)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