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能源要闻 >完全奉献!台大第一位捐大体的医学院院长──谢博生 >

完全奉献!台大第一位捐大体的医学院院长──谢博生



    「我是老师,死后也想继续当老师。」台大医学院前院长谢博生日前脑中风过世,他生前推动善终,盼用自己的肉身,传承医学人文的道理,成为台大第一位捐出自己大体的医学院院长。

    完全奉献!台大第一位捐大体的医学院院长──谢博生

    谢博生医师是台湾「社区医疗」及「家庭医师整合性照护计画」的推手,出生于彰化鹿港的他,父亲在鹿港开业行医,他从小在鹿港长大,初中和高中都在彰化高中就读。

    有医师回忆道:「当年我进入彰化中学念初一,他是高三,常常看到记功嘉奖的公告栏有谢博生的名字,他也是彰化中学的管乐队员,吹奏伸缩喇叭,并且默默勤奋地用功读书。」

    「习医是父亲的期望」,成绩优异的谢博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许,考上台北帝国大学医学部(台大医学系前身),毕业后负笈东瀛,取得东京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返回台湾。

    谢博生医师是一位内科医师,主攻肾脏内科,求学过程受到许多日本籍教授医学传承的精神和使命,他也尽可能将所学都传授给后进晚辈。

    除了肾脏学及医学教育相关学术论文百篇外,谢博生有丰富的人文涵养,一生撰写医学人文及医学科学相关专书十册。一直到过世的前一天,都还在写书。

    谢博生曾说:「过去台大内科的教学训练太早专科化,而且过度专科化,结果造成医师过度依赖高科技医疗而忽略了医病关係,今后应积极建立一般内科训练制度,住院医师的训练应先把一般内科的基础打好,再进入次专科,以一般内科的角度来诊治病人,医疗才不致落于器官、疾病的治疗,也才能落实人性化的照顾。」

    在他努力推动下,建立一般内科训练制度,推动PGY制度,也就是所有的医学生毕业之后,不急着分科,都需接受一般医学的通科训练。

    台湾近年医疗环境剧变,虽然医学技术不断进步、医疗仪器也愈来愈先进,但是医疗纠纷却是不减反增。

    为什幺会这样?

    谢博生认为这是高科技化医疗「去人性化」的缺点,导致一对一医病关係逐渐淡薄消弭。他始终坚信:「好的医疗必须结合高超技术及人性关怀」,因此在医学院开始加入人文、社会与伦理议题,希望透过教育,让医学生知道,医学是一门「以人为本」、「以病人为中心」的人性化科学。

    有人曾问谢博生医师:「怎幺样的医师是好医师?」

    他说:「要医人,得先了解人性。好医师并不是知识最好,也不是技术最好,而是医病关係做得最好,获得病人的信赖,能关心病人,体会病人的感受,这方面能做得好才是好医师。」

    谢博生医师除了从事医疗、更重视教育,退休之后他关心医疗、社会和长照,希望能够推动「善终」,避免无效医疗、电击、插管,减少家庭、社会及医疗成本的浪费。

    今年的冬天,台湾遭逢十年来最强也最久的寒流,谢博生医师因脑中风突然过世,发病后没有送至急诊,而是在家有尊严、从容、平静、无痛苦的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旅程。

    谢博生医师毕生推动医学人文,担任医学院院长期间,整修「医学院二号馆」并改名为「医学人文馆」。

    完全奉献!台大第一位捐大体的医学院院长──谢博生

    很多人曾有疑问:「医学人文要怎幺教?」谢博生注重的医学人文,都是教科书上没写的。他曾说:「人不是进到医学去受折磨」希望医者能够透过医学专业,回归医疗助人、以人为本的初衷,找回人的价值跟尊严。

    谢博生医师一生都贯彻、身体力行自己的理念,推动「善终」的他,平静在家里过世,没有电击与插管;生前是老师的他,死后也要继续当老师,他认为:「当延长生命已不可行,生命的意义还能延伸」,儿子依照他的遗愿,捐出大体给台大医学院,成为台大有史以来第一位捐出自己大体、成为「大体老师」的医学院院长。

    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冷冷的冬天,谢博生医师用自己的肉身,为台湾社会注入暖流,立下最感人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