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能源要闻 >皇室超越政治不干政‧柔苏丹否认不信纳吉 >

皇室超越政治不干政‧柔苏丹否认不信纳吉



    皇室超越政治不干政‧柔苏丹否认不信纳吉(新山27日讯)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否认不宠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殿下强调,不管喜不喜欢,纳吉是马来西亚的首相。“政治就由政治人物去处理,而我是超越政治的。”殿下接受《星报》访问时说,若首相需要建议,他乐意以朋友的身份提供意见。殿下说,作为前任柔佛州务大臣和前副首相的丹斯里慕尤丁,曾两度预约前往晋见。“他确实表达本身的不满,我只是聆听。我也接见首相,但我避免与他谈论政治。”勿滥用皇室声誉苏丹说,虽然谕准很多领袖晋见,可是这不代表会面后,有关领袖的领导地位获得柔佛皇宫认可。殿下要求政治人物,不要滥用或误用皇室的良好名声。“我对身为柔佛人而深感自豪,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盲目支持任何柔佛人,其他人不应有这样的想法。”殿下是在询及柔佛州如今被视为“政治温床”,柔佛州皇宫不论发表正式声明,或是在社交媒体上的贴文,都给人是对首相有所不满的问题时,这幺回应。“不,我没有宠信任何人。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宠信首相,不管你喜欢或不喜欢,他是首相。我必须说,所有的首相都犯过错误。””苏丹依布拉欣说,有关领袖是否来自柔佛并不是课题。“没错,我襟怀坦蕩,有话直说,我高兴的是,我传达的讯息得到回响。”(LMY)应给纳吉机会纠正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表示,他知道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直以来受到很多批评,但认为应该给纳吉一个机会。“这一年已走到尽头,我们还得继续前进。对每个人来说,今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包括我自己,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需说服人民及提供解答,但我必须说,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我们必须汲取教训,从中学习与弥补过错,纠正错误及做正确的事。”殿下说,虽然首相来自彭亨州,但有定期向他汇报柔佛州和国家发展的问题。“他也有正式晋见,这些都被媒体广泛的报道,然而我们也有私下及非正式的会面 。”殿下指出,首相深切关注影响柔佛的问题,因为柔佛邻近新加坡,而新加坡是柔佛的策略合作伙伴。“我们都认为柔佛和马来西亚将会从目前的发展中受惠,而吉隆坡─新加坡高铁建成后,也将会带来巨大的好处。”苏丹依布拉欣指出,任何一位政治人物的过去,不论是现有或退休者,他都无意去追究或批评。“但首相理解与认同紧密合作的必要,而不是重複过去。对于有领袖想要看到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争吵,我很难理解,这就是我所谓的歪想法。”殿下说,我国其实可以从新加坡学习到很多事物,新加坡表现的非常出色。“我们无需去费用昂贵的欧洲或美国游学或取经,只需要跨越长堤到新加坡去,他们已经做了很多正确且高效率的事情。”(LMY)不应为选票忽视健康斥反禁电子烟者没脑针对电子烟课题,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指责,那些为了选票而反对禁止电子烟,甚至政治化与种族化这个课题的政客,是“没有脑袋”。殿下说,禁止电子烟纯粹是因为健康问题,而教育及健康问题都不应被政治化。“电子烟是一种有害的‘科技毒药’,而且难以察觉。我受够了州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一些部门或机构,它们无法果断作出决定,只是一味拖延。”殿下说,一些政客甚至发表愚蠢的言论,声称电子烟一旦被禁,不但会损害土着利益,更会流失选票。苏丹依布拉欣是在受访时询及是什幺原因促使他果断的下令禁止在柔佛州内销售电子烟产品时,如此强调。“我做了我的研究,以了解这是不是我们习俗,包括水烟。我感到震惊及反感的是,我看到戴着头巾的妇女,甚至儿童都在‘吞云吐雾’,我意识到这是灾难的开始,也就只好尽快的干预。”殿下至今依然坚定立场,即电子烟必须从从明年1月1日起禁止在柔佛州内销售。“所有反对的人至今都是从商业立场为出发点,你们都不关心人民的健康吗?也有一些反对的人,包括‘红色谐星’(红衫军领袖Abdul Rani)急急跳出来给意见。依布拉欣殿下指出,他所担心的事经已发生,警方早前逮捕到卖大麻电子烟的人,而更让人担心的是,有关非法集团早于8月就已在运作,并通过互联网接触客户及通过快递发送他们的产品。殿下强调,他可以出示很多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家长传给他的电子邮件,表达他们对柔佛禁售电子烟的支持。“如今已经有其他州效仿柔佛,甚至全国伊斯兰裁决理事会也宣布禁止穆斯林吸食电子烟。”(LMY)要求伊发展局出示开支细节苏丹依布拉欣强调,苏丹作为各州属的宗教之首,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JAKIM)可以提供意见或建议准则,而接受与否则必须由苏丹作出决定。殿下说,伊斯兰发展局是向统治者会议汇报,而建议则通常是向中央政府提出。“如果这是真的,我很好奇也很想知道,他们(伊斯兰发展局)为什幺需要10亿令吉的预算?这预算是否包括分配给所有州属的拨款?”殿下说,他将在下一次的统治者会议,要伊斯兰发展局出示他们的开支细节。“我想知道他们有没有资助柔佛州的宗教学校。”针对一些中央宗教机构最近似乎有意干预州宗教事务的争议问题,依布拉欣殿下说,他已在柔佛州伊斯兰理事会委任一个小组,他们会提呈伊斯兰教令给他批准,否则有关教令不能生效。“我有时候会对有关教令提出疑问,希望他们解释,但伊斯兰发展局无权干预。““你知道率先设立伊斯兰学校的是柔佛州吗?我们从未有过茅屋校舍,而是有组织的宗教学校,其他人实际上是採用我们的课程纲要。”(LMY)感谢大马子民支持三王子提及英年早逝的三王子东姑阿都加里尔时,苏丹依布拉欣依然难掩激动的情绪。殿下感性地说,三王子发给他的所有简讯,他都有保存,因为这些都是珍贵的回忆,对他和家人来说非常重要。“可是,我们必须接受天意与命运,阿拉有他的理由,我想藉此机会感谢马来西亚人,尤其是柔佛州子民对我儿子的支持。”殿下说,过去一年对他和家人就像是坐过山车般的一年,他于3月加冕为柔佛现代历史上第五任苏丹的大典是高点,而上一次加冕仪式是在55年前。殿下说,他在大典上赐封夫人拉惹查丽苏菲雅为柔佛苏丹后,则是另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长子东姑依斯迈王储于去年10月结束单身,迎娶平民卡丽达。”苏丹依布拉欣说,儘管如此,他们全家人还是因三王子与癌魔的斗争而感到痛苦。三王子是于去年8月与家人在英国渡假时被诊断患上癌症。“他是一名真正的斗士及钢铁人,我们一家人对他所受的痛苦是感同身受;我们所有人只是普通人,我像其他的柔佛父母,每当看到儿子受苦时心都要碎了,尤其是当我知道他时日无多,却必须坚强的陪他战斗到最后一刻。”殿下指出,就如其妻子在一封给马来西亚人的公开信中所说,有时候事情会事与愿违,然而无论多痛苦,都得要以开放的心胸接受现实。(LMY)殿下回应不知历史者巫统在柔皇宫开始针对他被政治人物指责越权,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以历史事件作出反击。殿下提醒那些不知道历史,或懒惰读历史书籍的政治人物,巫统其实是“出生”于柔佛皇宫。殿下说,巫统是从现在所在王宫开始,这就是巫统的历史。“苏丹依斯迈所扮演的角色,在日本于投降后,庆祝英国收复马来亚的大游行中获得承认,这就是王宫在国家历史的关键点,负起了自己的责任。”依布拉欣殿下强调,他在柔佛州并不是傀儡,他有权于任何时候打电话给他的州务大臣或官员,提醒(tegur)他们,州政府是由他所任命。“一直以来,我都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殿下指出,他要给人们上一堂历史课,那就是巫统是由其曾祖父,已故苏丹依布拉欣给钱开创,而第一次会议是在柔佛王宫召开。“他的儿子,即已故苏丹依斯迈,也是当时的摄政王,于在新山大王宫开办马来亚议会,为设立巫统铺路。”(LMY)王储言论引争论 苏丹力挺没问题对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经常在社交媒体发表一些涉及国家和领袖的措词强烈言论而引发争议,苏丹依布拉欣说,王储确实针对有关有必要加强透明度、诚信与负责任的问题发表言论,但其言论并不针对任何人。“他有他的观点,可是,吃辣椒的人必定就会觉得辣。”殿下说,他不会就东姑依斯迈的观点与其争辩,可是,“我会问他,只要他解释,我就觉得没有问题。”殿下表示,他经常劝王储不要伤害任何人。“根据他在足球上的成功,我觉得他改变了我国的足球发展,很少人对他的成就感到高兴,然而他的评论与提示似乎得到了人民的支持,我通过了脸书看到人民的意见。”(LMY)‧2015.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