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定义焦点 >从可以控制情绪的人造器官开始──关于《银翼杀手》 >

从可以控制情绪的人造器官开始──关于《银翼杀手》



    从可以控制情绪的人造器官开始──关于《银翼杀手》

    多年前初读《银翼杀手》原文小说时,对其中的一部设备充满好奇。

    这本后来被改编成科幻电影《银翼杀手》的小说,原文书名《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这书名看来虽然奇妙,但「android」和「electric sheep」两者都不难想像──前者是指的是外观和行为都与人相仿的机器人(或称「仿生人」),这部作品出版之前,这类机器人已在各种科幻作品中出现多次;后者就是用电子线路及机械装置做出来的假羊。真正引发好奇的,是一部叫「Penfield mood organ」的设备。「Penfield」可能是出产公司名称或品牌型号,「mood」表示它可以控制情绪,但……这设备为什幺叫「organ」?

    「organ」可以译成「风琴」或「口琴」,亦即以气流发声的乐器,但也可以译成「机关」或者「器官」。

    小说中并没有详细描述这部设备的外观,仅提及它具备可以调控的面板,所以这可能是一部像「风琴」的机器,放在房间里,用来控制情绪;但「organ」的「器官」意义总会触动某种奇妙联想:它或许不是体积较大的风琴,而是某种长得像器官的部件,这个人造器官并未植入人体,却可以调节设定个人情绪。植入体内的人造器官能够代替真实器官执行特定工作、维持人体机能,但置于体外的人造器官却能够操控情绪──倘若身体机能及情绪反应都可以用人造之物运作,那幺「真人」与人造的「仿生人」之间,或许并没有比吾等人类自以为存在的巨大差异。

    这其实正是作者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简称为「PKD」)在不同作品里反覆诘问的主题。

    《银翼杀手》小说1968年出版,1982年被改编成电影,同年PKD因为中风过世。《银翼杀手》电影保留了原作主角瑞克・狄卡德追缉複製人(replicant,剧中以这个词代替了「android」,这两者并不相同,只是剧中没有明确说明),捨去原着当中的某些细节设定、增加情节给予複製人更多同情;而这些被改动的细节,反应出电影编导与小说作者对类似主题的不同关注面向。

    电影中以複製人的反扑突显人类的无理,小说更聚焦的则是:「人」究竟是什幺样的存在?

    小说里的人类角色当然有情绪,但仿生人也有,而且人类的情绪反倒可以被控制,有的角色甚至十分无情;仿生人缺乏人类的「共感」(这部分也指涉「同理心」)及宗教信仰,但小说里的这类体验根植于大量虚构之物,其实也算是「人造」的,狄卡德需要在情节里遇上必要的经历,才能自发产生相关感觉,某个层面来看,这几乎是PKD对现世宗教的嘲讽。而在小说里那个生物步向毁灭的地球上,人类渴望能飬养生物,但常因无法负担庞大费用而以电动生物取代,仿生人也会有类似的渴求吗?

    或者,如同原文书名的提问:仿生人会梦想要拥有电子羊吗?

    狄卡德在故事里自问:仿生人有梦想吗?他认为杀害主人、从火星叛逃回地球希望不被奴役的仿生人,显然是有梦想的;但就人类而言,「拥有生物」象徵某种社会地位,是故当狄卡德原来的真羊死去后,他不愿意让邻居发现,弄来一头电子羊取代,仿生人是否也拥有这种「梦想」?暂且撇开「社会地位」这事,想要「拥有生物」其实还触及人类更深、也更複杂的感情──对生命的好奇、对消逝的眷恋……这类会以「梦想」呈现的深层希冀,从故事里看来,仿生人并不具备。

    这或许是PKD对「人」的解答。

    《银翼杀手》原作最初设定的时空是1992年,后来改为2021年。1992年已然过去,2021年即将到来,而无论是脑神经外科相关研究大爆发的九零年代,还是人工智慧跳跃性成长的二十一世纪,人类与人造人的差距都在逐步缩小;关于替代性器官、肢体的研发与人类意志的探究,更进一步显示:未来组成人类社会的,或许是不是全然的人类或人造人,而是两者的综合体。半个世纪之后,PKD的这本小说以《银翼杀手》为名重新出版中译本,正好提醒我们:进入拥有「可以控制情绪的人造器官」时代,关于「何以为人」的思索不只是哲学讨论,而是与个人及社会更直接相关的思考。

    而如此时代,其实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