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定义焦点 >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 >

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



    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登山失8手指半山遇雪崩遭活埋拉维越挫越勇再攀高峰

    2012年某天凌晨,热爱登山的拉维(Ravi Tharumalinga)正在尼泊尔马纳斯卢(Manaslu)的半山腰睡得很熟。虽然山上的低温冷得叫他直颤抖,但一整天下来的攀爬动作所带来的疲惫感,终究让他陷入昏睡状态。

    绒衣的厚度勉强让他取得了片刻的温暖,安静的梦乡则令他加倍想念人在家乡的挚爱。但突然间传来轰隆一声,接着整个帐篷就被压垮了,拉维这时也被巨响吵醒。

    他很好奇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但他还未来得及起身,身体便被重重的东西压着,全身动弹不得,且四週陷入黑暗之中。

    他用力地叫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并感觉自己就快死了。究竟这是怎幺一回事,他心里很慌张,但思绪却转不过来。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周围却黑暗寂静。那一天,世界第八高峰发生了雪崩事件,事发时正是凌晨4点,拉维是在睡眠中被活埋,由于他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所以只能拚命地喊叫。

    是少数获救倖存者

    十多分钟后,终于听到其他山友的呼喊声,这时,拉维也大喊回应他们的呼叫,接着,大伙儿开始挖开雪。拉维逐渐看到微弱的灯光,当时,他很紧张,且一度急得快哭了。

    直至看到这道微光时,他心里才暗呼:“得救了,得救了。”

    事发后,他一度被埋在深好几米的雪堆中,以致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不断用脚部踢打塌下的雪堆。

    他说,他当时很害怕,且怕得差点放弃求存的信心。

    那一次的雪崩灾难导致16人丧生,拉维是少数获救的倖存者之一。他说,那一次痛苦骇人的经历,他至今难忘。

    “我过去曾在书本上、网络上看过很多有关雪崩的资料。但事实上,真正的雪崩并非如书上所形容般‘轻柔’,唯有真正经历过雪崩事件者,才会了解雪崩的可怕。”

    拉维来自森美兰州的瓜拉庇劳县,他从小便是足球迷,且兄弟姐妹众多,难免会面对竞争和争宠的局面。然而,这样的家庭背景反而让他成为一个更具战斗力的人。

    在学校里,他是品学兼优及广受老师欢迎的好学生。中学毕业后,他申请到奖学金前往博特拉大学深造。毕业后,他便投入工作,并参加业余足球活动。

    “我知道自己在足球方面的表现没有太大的突破。所以,慢慢的,我开始把注意力转向登山,在登山的经历中找回对生命的热忱。”

    家人受影响陪同登顶

    拉维痛失8根手指4个月后,截肢手术的伤口都癒合了。他说,当他亲眼看见手指脱落的一幕时,反而给了他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可以重新投入新生活。

    “当我移动仅剩的手指时,我脑海里闪过的念头是,我可以重新开始了,自信心也回来了,那是一个全新的我。我在不完整中找到了完美。很庆幸的是,我最终走过这段荆棘满布的人生关卡,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也变得比过去更完整,所有的完整感都是精神层面上的。”

    在休养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山友纷纷发电邮安慰及鼓励他,有曾因登山而截肢的朋友也纷纷安慰他说那并不是世界末日。

    “有些人断了一根手臂,就用类似童话故事《小飞侠》里的铁钩船长的铁钩手臂当义肢,并继续征服高八百多米的山峰。”

    虽然他曾因失去8根手指而一度误以为其他梦想将化为泡沫,但他在事发隔年重拾信心,再次挑战自己前去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另一条登山路线。

    “在我失去8根手指后,妻女都不放心让我再去登山,但我就是捨不下和大自然亲密接触所能获得的快感。不久后,家人也接受了我对登山的疯狂热爱,甚至开始参与我的一些登顶旅行活动。”

    2006年的失指意外差点击垮他,但他却重新站起来。2012年的雪崩事件也给他带来许多心里恐惧,但他对登山的热爱却助他战胜恐惧,使他越挫越勇,如今,几乎登山途中所会遇到的阻挠或挑战都已无法击倒他了。

    塔利班极端分子曾杀11登山者

    拉维攀登过世界各地多个大陆的高山,但他最想征服的是至今尚未去过的巴基斯坦的乔戈里峰(K2)。

    乔戈里峰是世界上最难征服的高峰,难度更是远远超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我想要在不用氧气筒的情况之下,征服这座高8000米以上山峰。有人真的这样做过,而且还蛮成功的。所以,我觉得那是有可能的事。”

    巴基斯坦是登山者最爱的热门景点之一,但因当地的政治局势不稳定,加上塔利班极端分子的干预,使登山者感到提心吊胆。

    拉维也曾因塔利班的风险展延原本的登山计划。“2013年,塔利班射杀了11名登山者,我本想等到局势稳定以后再去,但因当地的局势始终动蕩不安,所以迟迟未能成行。即使巴基斯坦政府每年来信邀请我们过去,但是我们还是无法安心成行。试想,如果我们还没上山就被当地人射死,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说,除了乔戈里峰,马纳斯卢山峰也是他想出征的目的地之一。“2012年,我因遭遇雪崩意外而攻顶不成,自此,征服马纳斯卢山峰便成了我未完成的愿望。”

    入死亡禁区需专注呼吸

    拉维认为,一些关于登山的电影将登山的过程给美化了,并加入种种剧情以展现人类在遇困时的伟大情操或勇气。

    “事实上,登山者在进入死亡禁区(Dead Zone)时,每一步或每一口呼吸都必须很专注。如果你是初次登上喜马拉雅山,基本上,你在进入高难度的地区时,你不会有时间去想其他东西,更不会左顾右盼。在氧气稀薄或有限的情况下,你心里只会想着如何走下一步,如何进行下一次的呼吸。”

    拉维平日是一名登山嚮导,主要工作是带领国内外的登山客人征服高山。每一次的带团经历也都成了他自我训练的机会。

    “想要挑战不用氧气筒的行程,就必须先从海拔较为不高的山峰开始进行。先是6000米的山峰,然后到7000米的山峰,最后再到8000米的山峰。”

    “没有事情是容易的,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登山也是一样,即便现在已有许多登山配套被商业化,但爬山仍是要靠自己去爬。不要期盼他人扛着你上去,即便你多付些钱聘僱帮手,他们也只可以帮你扛氧气筒,为你準备食物,让你登顶的机会提高一些而已。”

    在登顶方面,他认为,气力和精神状态都是非常重要的。“第一点,登山者可事先多做有氧运动,好让体内的氧气输送得更为顺畅。第二点,要有足够的气力方能在山上揹着几十公斤的物品前进。至于精神状态上的充裕準备则可让你适应山上的氛围。”

    手指变紫黑色坏死脱落

    1998年,拉维到喜马拉雅山脉进行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徒步攀山之旅,自此以后,他的“登山欲望”就一发不可收拾。

    2006年,拉维再度登上喜马拉雅山,并在下山途中失去8根手指。那趟旅程给了他满满的成就感,同时也让他当下情绪崩溃。

    “虽然我那时候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登峰机会,但却也因此失去了多根手指。下山时,我好像无法感觉到自己的手指的存在。到了6000米海拔的高度时,我才脱下手套就发现8根手指都已变成紫黑色。当下我就知道它们都没了。”

    提起这段在10年前发生的憾事时,他至今仍是一脸伤感。

    他说,事发后,他返马疗养期间,心情极差,情绪陷入谷底。“当时,我的双手被包扎起来,直到坏死的手指自动脱落,我再亲自将之一根根拔下。”

    双手被包扎的那几个月,负面思想充斥着脑袋,偶尔还会在住处因悲从中来默默哭泣。

    “我看到身边家人因为我的失去感到难过,甚至因为我的难过而难过。这让我觉得非常痛苦,我不想让那些负能量影响别人,所以,多数时候,我都是独自一人关在家中。”

    失去8根手指绝对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任一个人再怎幺坚强,也绝对难以承受身体残缺所带来的痛苦。

    “当时,我内心也曾不断地挣扎,并怀疑自己的人生是否就到此为止了。”